人生感悟人生哲理思想思维为人处世人生随笔
返回首页

人生的第一次懊悔

来源: www.immigrationattorneysoklahomacity.com 时间:2011-05-10 编辑: 人生感悟
人生的第一次懊悔

 

        八月二十六日早晨八点,幸福工业园的操场上站满了黑鸦鸦的一大片人群。此时正在听厂长在开早会。我们班本来是上夜班,应在早晨七点半下班。可今天是每月二次的早会(我听同事说的,因我也没进来多久,也只参加过一次这样的早会)。可我的心早已没心思在这开早会了,却是很焦急的等待早会早点结束。因为今天是阿玲离厂的日子,我很想去送送我这个才认识一个月的家门阿玲,因为她们是八点半钟结工资离厂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阿玲,她只比我先到这个厂二十天,我们是同一个注塑车间的。那时我上的是夜班。以前我没开过注塑机,不知道注塑机生产出来的产品有很多的纰锋,需要人削劈。一天晚上,我所在的那台注塑机因模具问题,出现了很多的纰锋,原来安排的纰锋人员忙不过来了。于是班长又给我们派来了一位帮手——她就是家门阿玲。当时我不知道她也姓朱,只是后来组长过来登记人员组合时才知道她也姓朱。后来她又自我介绍说她是本地人,来这是打暑假工的。我这才知道她跟我是同姓是家门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曾听老辈人说过广东这边也有我们这一族的人。于是在这里能遇到家门,我真的感到由衷的高兴。也格外对她有了好感,也时不时对她稍加爱护,其实阿玲真的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,也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。做事认真、能吃苦头耐劳,在同事面前也很有人缘,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。有阿玲在这里,我们的工作也变得有趣多了,虽然工作很辛苦,但我觉得心情没有那么沉闷压抑了。可是好景不长,我们在一起只做了三天多,班长就把她调走了。当时我真的想要班长给她留下来,调其他的同事走,可我那时也才刚进去几天,没说话的权利。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我身边调走。当时,我也看到她好象有一种不情愿不愿离开的潜意识。
         自从阿玲调走后,我的心情开始又变得沉闷压抑起来,加上对机器不熟悉,注塑机经常跟我闹别扭,总是搞得我心烦意躁,班时产量总是难以完成,再加上工作不习惯。以前我从没上过夜班,也从没一次干过十三四个小时的工作。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的人,在工作中从不偷懒敷衍了事。这样工作几天下来后,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很萎糜,情绪抑郁低落。每天总是为要如何完成班时产量煞费苦心、努力工作不敢怠懈。因此整整一个班下来,差不多中途没有什么时间休息。尽管这样,有时还完不成班时产量,还要在黑板上接受处罚。
         时间就在这种状态下慢慢度过,有时我也真想去看看阿玲怎么样了,也真想抽时间去跟她聊聊天。可时间总是紧紧的,且我的情绪又不是很好(我是一个情绪容易波动的人),又怕担心情绪给她传染。因此,我一直在平衡自己,想把痛苦留给自己,把快乐分享给别人。其实这也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则。我也不知从啥时候起,每天上班下班或中途吃饭我都要去深情的看上她一眼,这也成了我每天必做的工功课。
        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度过,我的心情总是处于那种极度的郁闷低落状态。这也许是我想的太多抑或性格太内向的原因。总之,那段时间我精神状态特差,人好象得了什么病似的,浑身没一点活力。直到有一天,我在公告栏上看到阿玲她们过两天就要离厂了消息,我才猛然想起八月份快完了。真的,我很想再同她聊聊天,我很想知道她的电话号码,便于以后联系。我很想再同她聊聊她以后的打算……,有什么困难,或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。可惜我情绪很差,沟通技巧笨拙。我的想法失败了,只是一厢情愿而已……
        忽然,人群开始流动起来,我一看是早会已开完了。我匆匆忙忙下完班来到了宿舍,拿好早已备好给阿玲的信,就来到了阿玲她们离厂人员结帐的地方。那信里面有我的电话号码,还有我写给她的一些诗、一些我的书法习作。一会,阿玲她们来了,我走过去想送给她,可阿玲没有接受我的东西。也许是当着这么多人不好意思,也许是我们沟通太少,了解太少,也许是……唉,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……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的话,当然我可以改。只是当时,我人也特别抑郁比较疲劳,人感觉到特累,特没精神,思维反映也比较迟钝。后来她的一位同学替她说话,我因情绪精神差,没说几句我就上宿舍睡觉去了。真的,我没想到就这一走,竟是我们最后的见面,最后的离别了。原本我只想上宿舍去躺一会儿,再下来跟阿玲聊聊,再送送她的,可就这一躺,竟成了我终身遗憾!真的,我为我这个行动感到深深的懊悔。感到深深的自责。等到我醒来后,已是十一点四十八分钟了,赶快下楼去看结帐的地方,早已没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真的,我很后悔,我很后悔自己当初的愚蠢行动。很后悔那一躺。我知道我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,一个很好的女孩。如今,我不知道阿玲你在哪?不知道你是否能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?是否还能原谅我,是否还能跟我联系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。6。25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题后记:一种深深的自责,一种家族的亲情,驱使我写下了这篇文章。是为题后记。